晋江历史廉吏:明代清官洪富
2017-04-06 20:36:13    晋江市纪委监察局

    洪富(一四八八—一五六O)字国昌,号新斋,出生于晋江青阳屿头村一户朴厚的农家。少年时代,洪富师从于大儒蔡清的弟子吴铨、林同。曾苦读于秀林庵,深研《易》学,著有《浅说》一部行世。任祭酒的严嵩聘请他任家庭教师多年,后来严嵩官至相位,大权在揽,洪富却不因私人关系登门拜谒,营谋官职。因此,人家都很看重他的为人。

    嘉靖己丑科,洪富考中进士,由刑部员外郎调任广东雷州知府。上司吴比的牙卒仗势杀人,被洪富判了死罪,为顾面子,吴比要求洪富释放他的手下,洪富不肯。吴比大怒,另派官员来办理此案。洪富坚决表示:如果不依法办案,自己就不要这顶乌纱帽了。结果罪犯被依法判了死刑。

    洪富任浙江转运盐使司运使时,有个巡盐御史唐臣几次暗示他,想索贿赂。洪富说:“我怎么能靠贪污来讨好上司呢?”抗着不给。那唐御史就不断找碴,刚好有个商人的儿子来上诉,说他父亲多年前交了一笔盐税,因得病死去没有买盐,要求如数批给购盐的份额。洪富经查事实,如数发给购盐的“盐引”。唐御史侦知此事,把商人的儿子抓去严刑讯问,迫他承认向洪富行贿。那商人子被打得体无完肤,坚持不从,说“打死我算了,我不敢污蔑清官”。

    后来,洪富升任四川参政,因见上司不以国事为重,一味敷衍塞责,非常失望,就乞请归田,有人劝他:“当官就是要享福,象你这样早作夜罢,忙于公事有多苦”。洪富说:“设官就是为了替百姓办事。把公事拖延一天,就多花费百姓一天俸钱。我怎么能用千百人的的血汗钱供自己一天的逸乐呢?”

    洪富回家后,乡居简出,以诗书自娱,修水利,植松柏,以德义教诲乡人。他为褒扬晋江青阳乡绅庄用宾主持乡约改良风俗撰写的《青阳乡约记》碑,迄今还立在青阳乡贤祠中。

    洪富七十三岁逝世,乡中老的、幼的、读书人、种田人无不咨叹惋惜。他在晋江青阳屿头的陵墓一直得到人们的爱护,保存至今,成为一处观瞻之地。(粘良图)

编辑:丁惠兰